見證分享

在基督徒的生活中, 有屬靈生命成長的喜悅, 也不免有遭遇試驗的時刻; 期待您分享寶貴的見證。。。。

( 請點撃本文標題閱讀所有文章,或用迴應表發表您的文章 )

1. 譚鍾斯     <一個小見證>

2. 周芬玲    <溫馨接送情—-橄欖山上的邀約>

3. 容慧丽    <渐进的磨练和塑造>

4. 张海涛    <认识主>

5. 吳興柔    <由衷的感恩>

6. Sunny Ko

7.  倪鉴     <擦肩而过>

8.  Dickson & Gabriel  <Twenty-Twenty>

廣告

9 responses to “見證分享

  1. 一九九四年底,我的舊同事林麗娟姊妹邀請我們夫婦去她家吃飯。那天她問我們要不要帶女兒去上中文學校,我們說好呀,她便告訴我們這所中文學校是在她所去的LOWELL教會舉辦的。所以我們便開始在那個主日早上加入LOWELL教會的大家庭。剛信主後幾年都不冷不熱,只是得救沒有長進。後來感謝神,藉著先生的失業風暴把我們夫婦再次拉回祂的身邊。第一個重新覆習的功課便是禱告的功課。神讓我們知道我們禱告到什麼程度,祂的工作也做到什麼程度。往後神更藉著事奉讓我體驗到祂的信實和同在。特別是我在參與宣教事工後開始對宣教士有更多的接觸和了解,再加上自己在短宣中的經歷和體驗,神讓我看到更多祂的旨意和作為。神的旨意是要更多祂的兒女去祝福萬人來認識基督,悔改認罪,得到福音的好處。我求神幫助我繼續與教會眾肢體一起成長, 用信心和順服來回應神的大愛 。

    「所以,你們要去,使萬民做我的門徒,奉父、子、聖靈的名給他們施洗。凡我所吩咐你們的,都教訓他們遵守,我就常與你們同在,直到世界的末了。」 (太: 二十八19-20)

  2. 溫馨接送情—-橄欖山上的邀約

    周芬玲

    多年以前有一天曼文姊來問我,能否在週三幫她接送長輩們到教會去查經,因為她最近很忙,身體狀況也不是很好。那時我兩個女兒已上中學,時間上沒問題,幫忙總是好事,何樂不為?就答應了她。當時以為是暫時性的幫忙,等她過了段時間,沒那麼忙了,身體也恢復健康了,我就可以不用幫忙接送了。直到一段時日之後,有一天才猛然想起,怎麼曼文姊還不回來接這個「工作」?難道她的意思是———? 因此,可以說我是糊里糊塗的栽進這個事奉裡的。

    就像前面說的,我看接送長輩到教會查經是一個「工作」,是我在做一件事,所以就照著我的「習慣」去做—不是太認真,自然也就不會想到把這件事做得更好。年復一年,總是如此。直到有一天,聽到馬太福音24、25章耶穌在橄欖山上的講論,其重點是: 一、儆醒。常存儆醒的心活在神面前。專一的在凡事上倚靠神、求問神。二、忠心。做個忠心良善的僕人。什麼是忠心? 就是盡己之力,就是竭盡心力。師母的教導讓我聽了真是扎心,突然發現,我在所有的事上都沒有盡力,都是得過且過,都是差不多就好。一直以來,總是將「力求完美」與「吹毛求疵」劃上等號。我不要做個吹毛求疵的人,我要做個隨和的人,所以凡事「差不多」就好了,其實我是從沒仔細想過,「差不多」就是「馬馬虎虎」。馬馬虎虎當然不是盡己之力、竭盡心力,更不會是有忠心的。同時也讓我聯想到牧師的教導,基督徒的生活是服事神的生活,既是服事神,神所求於我們的是忠心,這真是當頭棒喝,從此以後,不只在服事上,更在我個人的生活上,在每一個層面上,不敢再存「差不多就好」的心態。

    大約十五年前,神將感動放在三位愛神,也是神所知道的姊妹心中,開始了長輩們的查經。當時,有七、八位長輩就在姊妹家中聚會。後來蒙神帶領,人數漸增,且居住範圍擴大,便將聚會地點移到教會。三、四年前,人數超過四十位,經由已與主同在的林翼伯伯提議,正式成立長輩們的查經班,由劉師母取名為晨光團契,大家都很高興。但是,神的心意不只如此,這是我知道的。我也知道若是分身有術,書怡姊恨不得把所有想來的長輩們都接到教會來聚會。我更知道,人若有願做的心,神會賜下夠用的恩典、能力、智慧、話語、精神、體力、金錢—–等一切服事上的需要,並且會讓我們在服事當中看見自己真正的無可救藥,而更多的時間轉向神、倚靠神,以至於在靈裡有更多的成長,至終成為走小路、進窄門的神家裡的人。弟兄姊妹,你是那個願意接送的人嗎?

  3. 渐进的磨练和塑造

    容慧丽

    记得有人说过,人生之所以痛苦在于追求错误的东西,越追求就越痛苦。我过去就是这样,一直追求成功的人生,并且给成功下了一个定义。成功=知识+财富。为了追求知识,我发奋读书,取得了电子工程系通讯专业的硕士学位。毕业后在北京找了一份不错的工作,过着所谓的“白领”生活,朝九晚五。之后就是畅饮欢歌,直到午夜。尤其是先生离开北京来到美国以后,我更是乐得一身轻松,经常下班后跟朋友相约,吃饭逛街,疯狂采购。记得有一晚上我花掉了八千块。美国HBO有一个show叫“sex and the city”, 国内翻译成“欲望都市”, 有评论员文章称其中的四位女主角为拜物教教主,我那时就是拜物教的信徒,非名牌不买,认为贵货才是好货。可是,在那样纸醉金迷的日子里,我总是觉得虚空,尤其是一个人的时候,我总是不由自主的拿起电话,但是内心的黑洞总也填不满。我想或许知识可以填满这个黑洞,于是想读很多书。古人不是说,“三日不读书,便觉言语无味,面目可憎”。那我就每日都读书,日子应该就会有滋有味了吧。可是我越看越困惑,古今中外这些大师都在苦苦的追寻,可以说他们都达到了“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境界,可是他们找不到答案,也只能“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泣下”。《红楼梦》至今仍是我最喜爱的一部文学作品,如曹雪芹在书中所言:世间万事,好便是了,了便是好。那两个癞头和尚疯疯癫癫唱得“好了歌”,常常萦绕于耳:
    世人都晓神仙好,只有功名忘不了!
    古今将相在何方?荒冢一堆草没了!
    世人都晓神仙好,只有金银忘不了!
    终朝只恨聚无多,及到多时眼闭了!
    世人都晓神仙好,只有姣妻忘不了!
    君生日日说恩情,君死又随人去了!
    世人都晓神仙好,只有儿孙忘不了!
    痴心父母古来多,孝顺儿孙谁见了?
    难道人生真是:白茫茫大地一片真干净吗?还是如佛家所言:万古长空,不昧一朝风月。禅宗解释这句话说:我们赤条条的来到这个世界,终将赤条条的离开这个世界,所以是万古长空,两头都是空的,都是黑的;但是人生是精彩的,如风月般美妙变幻,所以不要辜负了这风月,但是在享受这风月的同时,要记住风月虽美,不过一朝而已。真是:“对酒当歌,人生几何?譬如朝露,去日苦多。”这些智者的话语带给我慰藉,但是之后是更深的迷惑。我开始读一些心理学方面的书,想做一些自我解剖,找出人生成功的玄机。于是我开始对我成长的每一件有影响的事和每一个有影响的人都进行记录和分析,最后得出的结论是:我是一个爱慕虚荣,极端自负而又自卑,急功近利的女人。性格决定命运,我的人生注定是一个失败。就这样,我给自己的判了一个精神无期徒刑。那时候我非常压抑,渴望自由,我来到了美国。下了飞机,抬头仰望洛杉基的天空,“解放区的天是蓝蓝的天”。这下我终于自由了,自由得我都不知道该如何挥霍这种自由。短暂的自我陶醉之后,我陷入了更深的困惑中:我的未来在哪里?读书,自己不想;工作,自己不能。我开始怨天尤人,和先生的关系日益紧张。我和我先生是高中开始相恋,经过了十一年的爱情马拉松才结婚。我们对彼此的感情很深,正是爱之深,责之切,伤得也越痛。记得有一次我们又为了很小的事情吵了起来,他就对我说:“老婆,你要得太多了,我实在给不了,要不你去找神要吧。”于是我开始有意接触基督徒,也被他(她)们喜乐的生命和感恩的态度吸引。但是,我的心一直很刚硬,不愿向神敞开。暗地里我认为:上帝是这个世界上最高明的骗子,他让我们亲自编制一个完美的偶像,将自己所缺乏的秉性性情都赋予他,正是因为这个偶像是源于我们自己的心思意念,所以他永远都不会背叛我们,永远在我们心中。祷告灵是蒙神应许;祷告不灵是撒旦的试探;神将自己置于一个绝对正确的地位。多么狂傲无知的我啊,现在想想那时的我无知到了一个可笑的地步。正是因为无知我才如此张狂。正应了那句话:如果没有上帝,我就可以为所欲为。那时的我心中无神,目中无人,所以我畅所欲言,百无禁忌,口出狂言,行为傲慢。因为下那个结论的时候,我对神一无所知,从来没有读过一页圣经。因为不知道,所以才敢下结论。
    感谢神,他没有放弃我这样一个无知可笑的罪人,他就是怜悯我,他改变了我的生命,这是怎样的奇迹啊。我觉得信主是一条线,而非一点,成圣绝对是一个过程。初信的我没有觉得自己有什么变化,以前我爱慕虚荣,贪恋贵货,现在我依然如此。但是我必须说圣灵在我心中做功,我可以感到那个生命的改变。举个例子吧。
    现在我们都为人父母了,作为妈妈,我们都想把最好的给自己的孩子,我也不例外,认为自己的孩子deserve the best of the best.问题是:什么是好的,什么是坏的,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这是非对错取决于我们的价值体系,而我们的价值观又是给的呢?是这个世界,而非源于神!这有什么问题吗?有,而且非常大。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一样东西是绝对的,永恒的,一切都是相对的,有限的。这个世界告诉我们:对错好坏都是相对的,只要你愿意,只要你快乐,没有什么是不可以的。我身在其中,也觉得这种看法不无道理。可是我们的神就是借着我们最看中的教训我们,将我的旧的价值体系彻底打碎。事情是这样的:大约是今年九月中旬,我先生要去Orlando开会。他说一起去吧,可以去Disney world 和Sea world看看。我当时很开心,心中我一直有一种想法:As a stay home mom, I should be better than those who have a fulltime job at least! 我们兴冲冲来到Orlando, 第二天一大早我就要带我儿子去Disney World。我跑到前台问有没有shuttle 到Disney World。她说这里不是Orlando, 是business center,要去Disney World很远,至少要导三次shuttle。我不甘心,决定打车去,花了六十美金打车到了Disney World。我心中想一定要让这次Disney World之旅money worth。进到Disney World之后我就不停的带我儿子去这去那,唯恐拉了什么。终于在一番折腾下,来到一个roller coast 前面,儿子指着说:我要做,我要做。我当时豪情万丈带他上了那个过山车。心中很是得意:瞧我是个多么伟大的妈妈,为了我儿子我豁出去了。因为我本人最怕过山车,初中以后再也没有碰过它。做完之后,儿子频频回首,边走边说:太快我怕,太快我怕!我当时也没有在意,还一直玩到九点半。心想这钱花得太值了,瞧我往儿子脑子里塞了多少东西啊!这之后我的恶梦才刚刚开始,儿子开始拉稀,做车都不敢。爸爸一踩油门,他就抓住我大哭大喊:停车,停车。我当时还没有反过味来,先生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批评我不该带他去做过山车。我心里发虚,但是还是嘴硬,说他小题大做,我还不是为了儿子好。但当冰山浮出水面,不承认也没有用。儿子想变了一个人。以前天不怕地不怕的他变得胆小如鼠。公园里以前驾轻就熟的各种rides,现在连碰都不敢碰了。我是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带着一个愧疚的心,我来到神面前,我跪下来祈求他给我来之天上的智慧和能力,教我如何面对这个后果。祷告后,我翻开圣经,箴言十六章第二节:人一切所行的,在自己眼中看为清洁,惟有耶和华衡量人心。我喜欢这段英文:All a man’s ways seem innocent to him, but the motives are weighed by the LORD. 是的,我行出来是一个好妈妈的样子,但是我的内心,我的动机――my motive—是有私心的。我把我儿子当成了我自己的工作成果。I want to show off. See,my boy went to the Disney World when he is only two and he even took the roller coast ride. What a stupid mom I am.如果不是神的光照我,我不觉得自己有问题。我会把责任推到我先生身上,埋怨他没有陪我们,让我一个人带着儿子很辛苦,blablabla.找借口嘛,我最善长了。但是这次,我带着一颗痛悔得心,来到神面前,求他原谅我,赦免我,带领我,给我一颗平静得心。因为我认罪态度良好,先生也很支持和鼓励我,我们一起为着儿子的身心灵恢复祷告。虽然有时候,我还是会着急,甚至大声斥责他:怎么连这个也不敢?但是我心中马上有一个声音提醒我:Be patient!
    The Serenity Prayer 伴我一路走过来:
    神啊,求你赐我一颗安静的心
    接受我不能改变得
    神啊,求你赐我勇气
    改变我可以改变得
    神啊,求你赐我智慧
    区分两者的不同

    The Serenity Prayer
    God grant me the serenity
    to accept the things I cannot change;
    courage to change the things I can;
    and wisdom to know the difference.

    Living one day at a time;
    Enjoying one moment at a time;
    Accepting hardships as the pathway to peace;
    Taking, as He did, this sinful world
    as it is, not as I would have it;
    Trusting that He will make all things right
    if I surrender to His Will;
    That I may be reasonably happy in this life
    and supremely happy with Him
    Forever in the next.
    Amen.

    –Reinhold Niebuhr

    是的,神给我一颗安静的心,在我暴怒的时候,让我静默。他说:Be still, Let the Lord fight for us!他说:伸冤在我,审判在我。哦,哈里路亚,感谢神,你赐我新生,如今活着的已经不再是我,而是基督在我里面!当我为着荣耀你而作每一件事的时候,我再忧伤。大卫说:“人算什么,属血气的,能把我怎样?”是的,当我定睛于神,而非人的时候我不再恐惧,不再忧伤,因为我已经与基督同定十字架。人的伤害对于一个已死的人没有效用,庄子说:“人能虚己而游于世,其孰能害之?”当然,这是我的理想,现在的我依然会痛,会受伤,会恐惧,但是,当我转向他时,当我把重担卸给他时,伤口很快就愈合了。我想用这首诗歌来结束我的见证。
    神未曾应许:天色常蓝,人生的路途花香常漫;神未曾应许,常晴无雨,常乐无痛苦,常安无虞。神却曾应许:生活有力,行路有光亮,作工得息,试炼得恩勋,危难有赖,无限的体谅,不死的爱。

  4. 认识主

    张海涛

    听过大大小小的见证不下几十个了,终于,今天我也要做见证了。

    算了算我来美国已经整整5年零15天,而接触神已经有5年零14天,换句话说我来美国的第二天就被主抓住了。在来美国之前对于基督教的认识仅仅停留在一些电影,电视和广播的基础上面,听到了一些什么教会,教堂,教父,上帝和基督的字眼。当时对上帝的理解就是金发碧眼的玉皇大帝,而圣经只不过是鬼子写的红宝书。在中国过的圣诞节也只不过是一个商业性的节日,给老婆买个玩具熊什么的。

    就是抱着这种对基督的认识我来到美国,第一天下了飞机,和我一个实验室的师兄把我直接接到了住的地方,那叫一个举目无亲,当初有的那种流浪的喜悦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俗话说得好“在家靠父母,出外靠朋友”,我心里就不停的告诉自己,从明天起我得多认识一些人。第二天上午我就抓紧时间把入学的手续做完了,也和未来的导师握了个手,到了下午我就在校园里面溜达,由于正值开学,校园里面有很多迎新的活动,有各种各样的俱乐部,体育的,音乐的,还有一些我现在还没有搞明白到底是干啥的,而他们这种迎新的形势和国内的完全不同,你会看到很多年轻人在马路中间敲锣打鼓,群魔乱舞,我就不停的闪,生怕撞着我。就在这个时候我就发现远处有几个中国人模样的在聊天,当时第一个反应就是找到组织了,直接就走过去了,走近了发现在他们背后有一个条幅,上面写着四个字,“学友团契”,说出来还挺可笑,当时根本就没有往基督教上面去想,我的第一个反应是这个可能是张学友的歌迷会,管它呢,就上去陶瓷,后来聊着聊着觉得不对劲,怎么张口闭口都是些神阿,基督啥的,而且还叫我去他们的聚会,我说没车,他们就说没事,车接车送,我心想这不错啊,直接就升官了,闲着也是闲着,就这样误打误撞,糊里糊涂的进了查经班。

    经过几次的查经班的体验,我就感觉这帮人整天就知道傻乐,这也就罢了,后来他们还跟我说我也是罪人,这我可就不能接受了,我还一个劲的跟他们解释说我不是共产党员,他们好像也听不进去。随着时间的推移和进一步的接触,我发现基督徒之间都称兄道弟的,这就让我不由得想起水浒里面说的梁山好汉,既然是梁山好汉,一定是被逼上梁山的,这样我就主观的认为所有基督徒或者慕道友来到教会其实都是有原因,或者是有目的的,并且给他们分了类:有的是为了找对象,有的是为了找工作,有的是为了找人聊天,还有的是为了找吃的,我就属于找吃的这一种。当然还有一些其他目的的,而知道每个人来教会的目的的方法其实很简单,就是听他们的祷告,同时加上一些自己的主观判断。这个时候,我就自然不自然的把自己放在了神的位置上面,对每一个基督徒,作出基于自己制定的标准的判断,每个人我都能找出很多问题,心里面就有一种莫名的不屑,你看,基督徒不也就这样吗,还不如我呢。我相信在座得很多人可能都有过这种想法与情绪。而对于我这种长期受儒家思想教育出来的人来说,也知道人无完人,不能求全责备,可这些道理都用到了我犯错的时候去了。后来的学习和生活还算顺利,那个时候可以说是个人意志空前的膨胀,之后又买了车,老婆也过来了,不用为做饭发愁了,我就基本不去教会了。

    在这之后的两三年里面又有一些与教会或者基督徒的故事发生,但由于时间关系这次就不多说了。直到去年我太太受洗,我心里面除了有点激动,更多的是一种窃喜。为什么会窃喜呢,两个原因,第一周日可能睡早觉了,第二当初听基督徒说过,一人得信,全家得救,这下我信不信就无所谓了。之后的一段时间感觉和主处于若即若离的状态,最终还是信了。可是什么使我信主呢?我个人认为我是属于简单信主的那一类。首先通过阅读圣经,与基督徒讨论,认识到自己以前思想上面的误区。感谢主,没有让我经历那种生死考验,大风大浪就能从内心接受主,愿意放下自己跟随主。借着牧师的召唤,我就决志信主了。从决志到今天已经有大约两个月了,说句实话我还没有碰上什么天使帮我将车从雪地里面搬出来的神迹,可能至少得等到冬天了。可是我能感觉到我现在观察周围的人和事,已经渐渐的放下自己以前的那一套标准,遇到什么事情也能够相对平静的处理。

    这就是我今天为神做的见证,最后我想说的是,尽管上帝为每一个人安排的人生道路不尽相同,但他为每个人都预备好了一张通往天堂的通行证。

  5. 由衷的感恩

    吳興柔

    2004年我決定把俄亥俄州哥侖布(Columbus, OHIO) 的房子賣掉,離開住了三十八年的哥侖布城搬到美國東北部麻州來。當時哥城的朋友們都為我擔心說: 「妳離開三十八年建立起來的關係跑到一個生疏的地方,雖然有妳兒子一家,但其餘都要從頭開始,不是一件容易事。而且上了年紀交新朋友更不簡單¬—–。」還有一個美國小姐,也是教會裡的朋友,母女多年相依為命,後來母親過世了,我常常同她聯絡,慢慢地也變成了很接近的朋友,她甚至說: 「我不知道妳的兒子們能為妳做什麼,其實我也可以為妳做呀! 」我很感謝這些朋友們的好意,但是我已經經過四年的禱告、考慮,既已決定就朝著這個方向進行。

    04年六月三十號房子賣掉了,新房主給我一個多月的時間搬家,七月八號上午搬家公司把傢俱及十個皮箱、五十多個大小紙箱搬走了,下午三點半我開了裝滿最後一部份隨身帶走東西的車,流著眼淚離開住了二十多年的房子,到機場接了我的女兒國音從San Diego來幫我把車開來麻州。我們第二天下午到達國偉家,等十八號我的行李到了才正式搬進我現在住的地方。這個公寓是國偉同千慧替我找好的,當時我根本沒有時間親自來看一看,我相信他們的眼光,結果我實在很喜歡,所以一住四年,也還無意搬家,只是覺得中國朋友住在附近的不夠多、不夠熱鬧似的,所以希望有人要找公寓,請與我聯絡。

    我搬來麻州當然立刻同國偉一家來CBCGL,到國語堂來看看,感覺非常的好,年長的、年輕的姊妹們都非常熱情的接待,邀我參加各種活動,我不但參加,而且非常的投入,享受神家的溫情。

    兩年以後,06年九月到今天我一直被病所折磨,兩次外科手術、二十四次化療、二十五次電療(其中細節我在這裡不寫了,否則篇幅就太長了),當我在治療期間,家人、主內弟兄姊妹以及親朋好友們所給我的關心、代禱、探訪、慰問、送食物—-等等,讓我真的萬分感激。我沒有為自己的病痛流過一滴眼淚,卻為這些朋友的愛心讓我忍不住流下不少感動的眼淚,深信作在我這個”小子”身上的也是神看為寶貴的,求主特別報答你們。

    身體的軟弱,主教導我一些屬靈的功課不是以前健康自如中所能學習到的。人的盡頭正是神的起頭,神要我專心仰望祂,要我有約書亞和迦勒的信心,不看病情怎麼嚴重,單單的依靠主,也讓我準備好隨時離開世界與主同在。神也給我一個靠主常常喜樂知足的心,凡事謝恩,不論好壞都獻上感謝,日子如何力量如何,神的恩典夠我用,學習以諾與主同行,跟各位弟兄姊妹學習事奉主,更讓我從主那裡所得到的安慰、所學到的功課,去安慰、勉勵需要的人。

    搬來麻州四年半了,回頭看看,我深深的感謝神帶領我到這裡來。我現在不但仍舊保持與哥城多年老朋友有說不完的心裡話,在這裡我更有好些一見如故的新朋友。神賜我更多的喜樂、更多生活的情趣、更多在主裡學習長進、更多機會為主作見證,我只有向主獻上我由衷的感恩。

  6. Sunny Ko

    在一個寧靜的晚上,我和家人一邊摺衣服一邊欣賞影片。突然我拍著頭對我先生說: 「我終於知道為什麼我們搬入Westford這個陌生、甚至對我們而言有點荒涼的地方。就是主帶領我們來認識CBCGL這個教會,在此成長。」

    認識CBCGL是在2006年3月,透過Kathy Lin的介紹,來到了英文堂,參加小組聚會Homebuilder及英文婦女團契Kindredhearts,和 Young Family(現改稱Homebuilder Too)家庭團契,一起討論分享及見證神的大智大能大愛大信。一起禱告、一起服事。在我受洗後多年生活當中,來到CBCGL這個大家庭,才是我初次踏出自己的「方便舒適地域」,在周日禮拜外,投入時間在育嬰室專心與各個孩子溝通,以主對我的愛來愛各個不同背景的小孩子們,而非完全只關心、擔心自己的孩子。我也從此開始個人查經的習慣,主動每日查經及加入查經聚會,與神更親近,從而更信賴、完全仰望神對我及孩子、家人屬靈成長上的帶領。謝謝您們,所有CBCGL的家人們。

  7. moved to kids column

  8. 擦肩而过

    倪鉴

    接受了神的洗礼,成为基督徒有十多年了。时值我们的教会二十周年庆典,在帮助收集整理教会成长历史资料的过程中,也有机会反省思考自己的信仰之路。回想过去的年月,包括自己无邪的童年,彷徨的少年,蓬勃的青年,还有这日渐成熟的中年,蓦然发现神在我的生命中竟有如此奇妙的安排,真正是在我还未曾认识祂以先,祂就捡选了我!

    回顾自己的过去,那些发生在我成长过程中的一个个故事,曾经在我的无知和不意间让我和神屡屡擦肩而过,但神的恩典和智慧却也让这些故事成为一盏盏醒目的路灯,一步步把我引向祂的殿堂。

    这些平凡的故事,单独看来都像是彼此无关的偶然事件,但当看到有一只神秘的手在我生命的溪流中把它们一个个有序地连接起来,在我的人生中刻画出这样一条美丽的弧线,并最终指向一个光明的结局时,我不能不深信这是神迹,是神在我生命中的作为!

    1.邻居大婶的故事

    幼年时因父亲工作的缘故,我们经常举家长途迁徙。快上小学的那一年,我们从地广人稀的内蒙古来到四野昏黄的陕西。因为总是整个单位上万人口的整体搬迁,邻居依旧是过去的邻居,朋友仍然是过去的朋友。幼小的心里除不断加添更多的新鲜感外,丝毫没有失落的时候。

    隔三栋房后山坡上住着的李大婶是我们多年的邻居。同是来自山东,老乡加朋友的特殊关系让我们两家交往格外频繁。李大婶性情爽直,乐于助人。但有一个致命的缺点,就是好吵架。且不说路见不平必拔刀相助的义举,单因看不惯闲话他人家长里短而与人过招就时有发生。在我们的眼里,“战场”上鲜有败迹的她应该时时得意才是。可奇怪的是每逢得胜还朝,她总要用一个特殊的仪式来了结过去。“我又犯罪了,我要向主忏悔!”,一句自言自语之后,就一个人独立屋角,祈祷请罪。每认罪时必呼“主啊!”,每祈祷后必以泪洗面。

    “早知如此,何必当初?!”,母亲经常这样批评她。李大婶爽直依旧,吵架很多,但树敌很少。邻居还都喜欢她。

    母亲说过李大婶是个基督徒。那时我们不知晓她认罪和哭泣的缘由,只当是她嘴硬心软,自讨苦吃罢了。

    2. 笑容里的阳光

    上初中时赶上了“文革”后的好时候。全国高考恢复了。我有幸被分配到全矿务局五所子弟学校选拔出来的唯一“快班”中,成为将来为学校争取名誉的种子选手之一。

    被分配和我同桌的是一个来自二矿的学生。一段时间的学习生活过后,我发现他不是一个成绩很好的学生。半学期没到,就又回到他原来的学校去了。一向只崇拜好同学的我在他走后竟然时常想起他。想起他的原因是,他从来不说脏话,脸上总是带着阳光般的笑容。
    他曾和我说过,他的祖母是基督徒。在我那时的心目中这是一个迷信而又不光彩的名称。他的祖母经常教育他要在任何事上洁净自己,不说脏话,不与人争斗,常常喜乐。

    后来我得知,他离开的原因不完全是成绩的缘故。家庭生活的拮据让他不得不离开以减轻负担。就是这样一个并不出色的同学,在与我同桌的那短短半个学期,留给我一个那样令人难忘的纯洁心灵,还有那笑容里真实而灿烂的阳光。

    3.列車上的邂逅

    不曾辜负父母的万般期望,还有自己多年的辛勤苦读,高中毕业时,以全县第二名的成绩考取了远在千里之外的一所大学。

    年少时无知,不懂得体贴父母的辛苦,总以为只有在远离家乡地方才能编织梦想。

    所读的大学离家遥远,除不菲的旅费之外,整整一个昼夜的奔波劳顿,让我在几次往返之后开始厌倦这样的旅行。拥挤,吵杂,疲劳,寂寞,还有许许多多其他各样负面的印象是我对那些时光的记忆。

    然而,也是在这样一次疲惫的旅途上,一个平常的邂逅给我留下了这样一段记忆。

    在那次北上拥挤的列车上,人们和往常一样,用各自不同的方式打发着旅途的单调和寂寞。透过林立于眼前的人体间的缝隙,我隐约看见对面座位上一位学者样的老者在解答着什么人的问题。至今仍然能够清晰地记得老者当时讲述的是基督教,天主教,以及犹太教的相通之处和差异之处,圣经新约和旧约的梗概,还有三位一体的概念。

    不知道是因为老者的学识,还是什么别的原因,我竟被那席“迷信”的说道深深吸引住了。

    长达数小时的聆听解除了我一路的疲劳,直至老者中途下车。至今想起,这个只闻其声未见其人的邂逅,竟然在我二十多年后信仰生活中存留了这样一个清晰的烙印。

    4.一次好奇的礼拜

    八十年代中期是中国大陆开始尝试着走向开明的一个时期。国家的文化,思想,宗教政策开始放松,五花八门的理论,思潮,书籍如雨后春笋,几乎是在一夜之间出现在眼前。也是在这个时期,我考回西安的一所电信学校攻读通信工程研究生。

    由于当时是带薪读书,经济上算是过半独立了,便也有了更多的自由和实力接触探讨学习本分之外的事情。弗罗依德的精神分析理论,黑格尔的哲学思想,亚当•斯密斯的国民财富论,培根的经验论原则等等,都是在这个时期涉猎过的。

    同学中有一帮这样情趣相投的不务正业者。大家经常拥挤于一室云山雾罩,海阔天空。上至天文,下达地理,风俗人文,道德文章无所不及。几乎人人都是自成一家的哲人宗师。

    八六年的圣诞节,西安市的一所基督教堂获准开放崇拜了。我等这班喜好猎奇之徒自然闻风而动。

    一间旧式青砖平房的大厅内,或坐或立,挤满了前来礼拜的人们,以当地典型的目不识丁的老者和妇女为大多数。讲道者身着青色粗布棉袍,站立于一面石灰白墙前方。白墙上悬挂一幅黑色布幔,“以马内利”四个工整大字粘贴于布幔之上。这是那天讲道的主题。

    诚实地说,那日除了满足了当时的虚荣好奇心之外,我唯一听懂了的一句话只是:
    “以马内利”就是“神与我们同在”。

    神与我们同在,这句在当时被简单地理解为对那群贫苦无望的老人和妇女的精神安慰的话,在今天想起才感到它强烈的震撼力。

    5.安娜的心愿

    在东北工作三年后,得到一个出国留学的机会。拼过了各项资格考核,被安排南下成都参加为期四个月的强化语言培训。

    培训中心的教师以外教为主,主要来自英美两国。有一个叫安娜的英国老太太在培训中心任教多年,很受校方尊重,也很为学生爱戴。她除了授课认真,为人和蔼之外,总能让人从她的身上感受到一种特别的亲和力。

    培训期间的那个圣诞节,安娜邀请我们到她的住所一同庆祝。从她那里,我们学会了许多传统的圣诞节歌曲,也了解到了圣诞节这个西方“新年”的真实意义。除此之外,安娜似乎从来没有提及过基督教信仰的话题。但从她那平和的生活,认真的工作态度,还有友善诚恳的为人,我时常能够感受到她在承载着一种庄严的使命,这使命让她能够吸引我们去追寻她那样的生活。这是我从她身上感受到的一种愿望。

    一年后在英国我似乎找到了一个答案。在一个教会组织的“免费午餐”活动中,我看到了许多和她相似的人。

    安娜应该是某个宣道组织的同工。

    6.快乐的香港同学们

    在英国学习的第一年住在学校的宿舍里。每个配有厨房浴室的单元内有六个独立房间,可供六个学生住宿。和我同住一个单元的是五个来自香港的小同学。

    这些香港同学都是大学刚毕业,来英国进修一年硕士学位,然后就要回到香港就业的。别看他们年龄比我小几岁,生活本领一点都不差,在很多方面甚至比我经验丰富。他们五,六个人在一起互相帮助,很象大陆五十年代的互助组。按照各自特长,他们通常分工协作,有人负责采买,有人打理内务,有人煎炒烹炸,有人剪头理发,实在没有特长的就甘心乐意地刷锅洗碗,打扫卫生。一年下来,协调有序,鲜有打架争吵的时候。看着他们今天叉烧,明日煲汤,三日一小聚,五天一大宴,生活得有滋有味,我时常羡慕不已。

    这几个香港小同学中有几个基督徒。每逢饭前,但见他们双手合十,双目微闭,口中念念有词稍许方开始进食。初见此情景,心中暗觉可笑。日子长了,也常为他们的虔诚有所感动。为每日的生活献上一份感恩,无论对神,或是父母,总是令人崇敬的。这是我当时的想法。

    第二年的复活节,这几个香港同学邀请我去参加他们的一个特殊聚会。聚会在学校的小教堂进行。按现在的情况,那次聚会的形式和内容是再熟悉不过的了,但在那时对我来说真是一个全新的感受。那是一个复活节的团契活动,活动主持人是一个很有音乐天份的学生,他一边用小提琴伴奏,一边带领大家唱歌,中间穿插了几个同学的分享见证。这一切非但没有让我这个门外汉有任何不适的感觉,反而深深地吸引了我。

    那天,我度过了一个有着特殊愉快的夜晚,并用特别的日记记录下了这一天的事和这一天的感受。

    7.导师一家

    我在英国的第一个导师本是一个很会钻营的中东人。按常人的眼光,跟着他绝对不会错。强大的学术背景,充足的科研经费,让很多人羡慕不已。跟随他多年的几个前辈们的亲身经历也说明了一点,我比很多人有了一个更好的开始。然而,为了一个晋升的机会,他要带着整个科研组离开当时的学校。由于多方面的原因,我做出了一个为许多人所不解的选择,离开他的小组。这样,我来到了第二个导师的名下。

    这个第二个导师,按照当时同组里的一个亚美尼亚同学的说法,是一个NOBODY。除了本本分分地完成学校的基本教学任务以外,他几乎就是一个不思进取,不务正业的典型。他不注重怎么去争取科研基金,不盘算如何去扩大自己的影响。身体不好,有很严重的糖尿病也许可以成为他的理由,但奇怪的是,他在一些没有资本投入又没有商业前景的援助非洲偏远农村的通信项目上饶有兴趣。为此,他孤军奋战,不辞劳苦,几下非洲。

    他有一个非常基督化的家庭。夫妻二人和三个子女经常是基督教重要节日的积极参与者。一家五口组成的家庭乐队更是当地社区活动中的特色节目。所有这些,在我当时世俗的目光中,都是他胸无大志的铁证。

    九六年我受洗归入基督后给他去过一封信。在他在平静回信中,我读出了他的喜悦和祝福。

    8.来自法国的同学

    在我一个很旧的通信录里,记录着这样一则信息:克里斯多夫•巴舍尔拉德,某某号,色拉格斯路,德拉麦塔兹市,克拉瑞坊省,法兰西。这是我在英国时一个来自法国同学的详细联络地址。

    刚出国时,仍旧保持着国人的生活习惯。同学朋友分道扬镳时,互留地址,保持日后联络是常理中的事。日后有机会相访,吃住在朋友家里,兼有导游,那是件于己于朋都十分快乐的事。生活在外多年,才知道一种文化中为人乐道的美德,在另一种文化中也许是礼貌欠缺的事。索要别人的详细住址就是这样一种情况。

    这个法国同学是文化交流生,在我导师的实验室从事了为期一年的交流研究。因为都爱踢足球,又都来自外国的缘故,我们成了好朋友。除踢球外,我们也时常交流一些生活上的事情,探讨一些不同文化的异同。临回法国时,我按照国人的习惯向他索要了这个地址。稍显迟疑后,他给我写下了这则信息。所幸的是,在认识到在西方文化中这是件不甚礼貌的事之前,我还没有财力和机会去法国游玩,不然企图强吃蛮住在人家被人拒绝或不悦将是什么样的尴尬?!

    在相处的一年时间里,这个法国同学多次在与我闲聊时,把话题引向信仰和基督教。在一个他认为机会成熟的日子,他说想去我的住处看我。我欣然应允,只以为是个朋友间的交往。为了不失我做为主人的礼节,那天我特别买肉剁馅,包起咱华人引以为豪的饺子招待他。

    他没有辜负我一番盛情准备,吃尽了杯盘之中所有能落肚之物,在我不意间,连调味用的佐料都一骨脑饮下。饭后,他言归正传,送给我一本圣经,还说他回国后会安排朋友来看望我。

    他走后,我失去了一个单纯,生活富有理想色彩的朋友。也在懵懵无知间失去了一个改变我生命的机会。

    9.考文垂街头的“疯子”

    在英国读书时,所住的地方是英国一个古老但很小的城市,考文垂。这个城市因为崛起过世界上最早的汽车工业而闻名于世。不幸的是,我们所在的那三年正值英国汽车工业彻底走向没落的时候。我们曾亲眼目睹了他们将最后一家汽车公司ROVER变买给德国公司时,街头上抗议,失望,无奈的人们复杂的心态。

    所有这些并不能抹掉我们心中对那个小城市的美好记忆。

    在考文垂市中心的广场上,经常能看到这样一个身影。不论寒风凛冽还是阴雨交加,一个身材修长,留着胡须,穿着朴素但清洁得体的中年男人,手拿一本圣经,向过往行人宣讲着其中的章节。

    每逢路过,我都会礼貌性地停留片刻。心想,即便是一个神经错乱的疯子,为他有这样高尚的理想,给予起码的尊重还是应该的。每逢此时,他的讲解会顿时更加认真。

    多少次这样的片刻停留,多少次这样的擦肩而过,无心的我没有从他的讲解中捕捉到什么信息,但那样一个修长而执着的身影多少年来一直存留在我的记忆里,并让我在今天的回忆中能够重新审视当年错过了的那些启迪。

    10.雪夜里的扣门声

    加拿大NOVA SCOTIA的哈里法克斯是我们来北美的第一个落脚点。这个坐落于大西洋岸边的滨海城市让我们至今留恋依旧,不仅是因为这个城市的美丽,祥和与友善,更是因为我们在这里开启了生命中最重要的一个篇章。

    结束了英国的学业,我申请到了哈里法克斯一所大学的博士后研究员职位。到达加拿大时是九四年圣诞节的前夜。尽管从小成长的经历让我们对寒冷和冰雪并不陌生,白皑皑笼罩着的异国城市还是给远道而来的我们一个下马威。室外街道两旁一人高的雪堆,满目陌生的人流,尚无着落的居所,举目无亲的景况,无不让我们在一个全新的环境中倍感孤独。

    好在我们很快找到了离办公室很近的一处住所。安顿在条件简陋的公寓里,使用着四处检来的不成套的家具,我们只期待着生活一天天好起来,却从来没有设想过那期待中的好会是一个什么样子。

    冬假过后开始上班了,有了一个除家以外的第二个活动场所。在这样一日两点的重复往返中度过月余后的一个雪夜里,一阵扣门声打破了家里的寂静。透过门上的鱼目镜,但见两个块头不大,面目也不狰狞的男子在门外等候,便小心嵌开一个门缝向外探望,其中一个男子说话了:“我们是本地华人教会的,听说你们新近迁来,特来看望你们有什么需要。”。说话间,我们听出了比较熟悉的大陆口音。亲切之余,放下了提高了的警惕,亲人般请进室内说话。

    这是后来我们熟知的教会的曾弟兄和胡医生,奉教会的差派登门探访我们来了。

    原来就在离我们居住不远的地方有一间简陋的华人教会。之后不久,我们参加了这个教会的查经班。开始只希望多认识些朋友,逐渐地,我们越来越有兴趣查经论道了。

    《罗马书》是当时启发我们开始思考人生和信仰的书卷,而那雪夜里的扣门声无疑就是神寻找祂迷失已久羔羊的呼唤。

    11.熊爸爸和熊妈妈

    我一直相信人生当中有良师益友伴是一件幸事。熊爸爸和熊妈妈便是我们信仰生命初期所遇到的一对良师益友。可以说,没有他们的榜样和鼓励,我们也许还在神恩典的门外徘徊,没有他们的教诲和引导,我们可能仍然远离神救赎道理。

    熊爸爸是我所在大学的一个系的系主任。学术上的成就让他名扬海外,遍地桃李让他广受尊敬。熊妈妈是大学图书馆一位资深的管理人员。然而真正让他们博得我们这许多不相干人爱戴的原因还是他们做为基督徒所活出的仁爱、喜乐、和平、忍耐、恩慈、良善、信实、温柔、节制的榜样。从他们的身上,我们找到了智者的启迪,长辈的关怀,朋友的友谊,还有在神里一家人的亲情。因此,我们年轻一辈的信徒和慕道友都称呼他们熊爸爸和熊妈妈。

    在加拿大的一年时间,自从参加了他们的查经班,得识这一对德高望重的属灵长者和亲切和蔼的属世亲人,我们坚信从此迈对了人生重要的一步。

    哈里法克斯是一个以服务业为主的城市。因此,当地的华人社群多以短期居住的学生为主。像熊爸爸和熊妈妈这样长期固定居住的寥寥无几。事业上的成就让他们的生活十分安逸,居所也相对豪华。但他们从来没有远离我们,拒我们这些尚一无所有的学生于门外。相反,他们那所美丽的临海住房倒是我们经常度过周末的地方。

    熊爸爸的一对关门爱徒和我们夫妇二人是他们家的常客,真是因为神的恩典,让我们这原本无缘相识的长少两辈成了神家之中的忘年交。

    12.严冬末路上的家

    九五年底,又是一个大雪封山的季节,我得到了一个来美工作的机会。带着对前途的期待,更带着刚刚结识到的神的祝福,我们再次驱车千里,来到麻洲的波士顿地区。

    到达目的地的当天,这里刚刚下过一场罕见的大雪,小山般的雪堆绵延公路两侧。

    陌生的环境,不同于城市的办事方式,相隔遥远的工作和居住场所等等一切都给我们的安置带来不少困难。至今,我还清晰记得当时为了寻找住处,驱车带着身孕已重的妻子在一望无际的大雪中四处奔波,几乎无果而终的情形。

    就在我们几度失望,饱受煎熬地在漫无目的中持续奔波的路上,罗威尔华人圣经教会并不醒目的招牌闪过我们的眼目。就象迷途的孩子终于看到了家门一样,我们在兴奋中掉头转向,直奔教会而来。

    那是我们到达本地的第一个主日,教会刚刚结束崇拜,会众正要离去的当儿。看到风尘仆仆,远道而来的我们,很快就有一对年轻的夫妇上前接待我们,并花费了整个下午陪我们寻找住所。他们是我们亲爱的弟兄姊妹陈克强和陈玲惠夫妇。

    多年来,我一直相信那个雪地里的招牌是神给我们设立的地标,为的是让我们不再迷途,能够找到回家的路。感谢神!让我们在找到这个属灵的家以后,再也没有离开过,更让我们在这个家中,得到温暖的关怀,弟兄姊妹般的爱护,并得到神自己亲自的培养,让我们在基督里成长。

    为此,我们永远深深地感谢神!

  9. Twenty-Twenty

    Dickson & Gabriel

    A person with 20/20 vision can see type as small as one-third of an inch at a distance of twenty feet. I wonder if there is a similar measure in time. What is your vision at a distance of 20 years back? How about looking back yet another 20 years?
    I had goose bumps just now realizing that I just spent almost twenty years! It was April 18, 89 when I first set foot in California. I had a suitcase full of books, a Hong Kong passport with a temporary “resident alien” stamp, and a kin sense of being a real alien.
    By the Moses’ scale, “The length of our days is seventy years – or eighty, if we have the strength (Ps90:10).” Using the NBA analogy, best case, I’m into the 4th minute of the 3rd quarter. The game surely passes by quickly.
    The best way to describe our pass 3+ years in California is “wilderness.” The good news is God prepared us with the previous 14+ years of stability and prosperity at CBCGL. The bad news is God is not just going after all the things that we’re relying on, God is going after us!
    We moved three times. I involved in two start-ups and had a brief ministry at the Chinese Graduate School of Theology USA (which I’ll be rejoining next year) while stayed serving at Good News Community Church post my internship. The more I tried to lead my family through my strength and resource to settle down, the more God shattered my own sense of security and direction. Sometimes I wonder if we’re ever meant to settle in a place where we’ll truly call home.
    Personally, the hightest point was when God gave us Janice 2+ years ago. The lowest point was when we lived through Gabriel’s miscarraige on our 11th wedding anniversary last June (which was also her birthday). God has struck a nerve that touched my innermost core. I did not realize that I’m capable of being overwhelmed by emotion that are so complex and so immense. I was desperately holding onto God’s word: “Humble yourselves before the Lord, and he will lift you up (Jam4:10).”
    David’s psalm when he was in the desert of Judah vividly described my inner cry while in this desert of silicon valley: “O God, you are my God, earnestly I seek you; my soul thirsts for you, my body longs for you, in a dry and weary land where there is no water (Ps63:1).” I pleaded with the Lord to shortern this “wilderness” experience for us. But God’s grace is more that sufficient for me especially with Gabriel on my side. Throughout all these years, I come to a much deeper appreciation and gratitude of her simple trust in God and her gentle encouragement.
    I am not sure I am ready, capable, or even willing to go as far as uncle Paul in saying “I delight in weakness, in insults, in hardships, in persecutions, in difficultes (2Co12:10b).” But one thing I truly experienced is that “for when I am weak, then I am strong.” May we all boast all the more gladly about our weaknesses, so that Christ’s power may rest on us.
    Merry Christmas 2008!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