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事的甘甜及喜樂

請擔任過執事者和參與過各項事奉(團契負責人,詩歌領唱,活動召集等等)的弟兄姊妹們發表您的心得….

( 請點撃本文標題閱讀所有文章,或用迴應表發表您的文章 )

1. 吳鴻銘    《躅夢》

2. 吳鴻銘     《無愧的工人:CBCGL AWANA 之濫觴》

3. Jecko Li

4. 谢颖刚    《信仰从家庭开始》

5. 吳永強    《當樂意事奉耶和華》

6. 吳鴻銘    《天涼好個秋,盡付笑談中》

7.  楊聖暉   《乘著歌聲的翅膀》

廣告

9 responses to “服事的甘甜及喜樂

  1. 躅夢

    一九九零年加入羅威爾華人聖經教會之前,我已經在波士頓基督教會﹝Boston Church of Christ﹞受洗歸入主的名下。但起初在聚會的時候,我總是儘量往後或是旁邊坐。一來覺得坐在中間前面的,都是那些看起來很屬靈又會禱告的基督徒,這些人常被牧師叫起來帶領會眾一起禱告,緊張坐在前面萬一被牧師點到名怎麼辦?聖經沒翻過幾遍,禱告的內容要不得體又粗俗,豈不尷尬麼。二來是因為我會遲到,讓大家知道我什麼時候才來,好像也不是什麼太光彩的事。但是沒多久就發現,要在後面找個位子坐也不是那麼容易的事,大概大家的想法都差不多,後面的位置總是坐的比較滿。若是遲到少些的人都喜歡從最後一排坐起。遲到多些的,在後面沒位子坐的時候也只好靦腆地快步往前走,趕緊找個位子坐下。遇到比較嚴謹的牧師講道,難免還要被暗示性地說兩句。很快地我注意到大堂的後面有個錄音間,本著我對音響器材的熟悉,加入錄音間同工服事的行列可難不倒我。除了當班的時候不好遲到,平常要是晚了我也有了新的地方可以窩。錄音間的差事,開啟了我在教會服事的生涯。

    轉眼十幾年來,在羅威爾其他的服事歷經過打飯菜,做青少年的輔導,主日學老師,兒童崇拜的領詩、講道、兼會後打掃,彈吉他,唱詩歌;突發的事還包括換燈管,換門鎖,搬桌椅,踩垃圾桶;甚至修電腦,修馬桶,幾乎是樣樣都來。隨著年歲的增長,逐瑪門與夢的野心,漸被消磨。瞭解臨到眾人的,全在乎當時的機會。反而在跟隨神的腳步,及與羅威爾同築夢﹝vision﹞的情況下,教會的生活成了家庭生活中重要的一環,教會的服事佔據生命成長的心思及時間。心態上的轉變,從年輕時到教會去看漂亮的女生,到聚會時自動坐在前面的椅子。我漸漸地體會出獻上自己其實是背起極重的十字架,當作活祭乃是美好成聖的過程。但完全奪我心意實在是難克服的掙扎,降服遵神旨意是幾乎不可能的任務。躑躅在我與神之間的摔跤拉鋸戰,我的財寶似乎還未積在天國內…數十載歲月,轉眼已過,所能矜誇的,勞苦愁煩還是比較多。當年容忍我放肆的牧師長老們,漸漸地交了棒,邁向神為他們預備的下一個禾場。他們未完全看見當初所應許的,乃是要與後面的人同得那來自神更美好的果效。世代交替中,我被交付一些教會核心的職位,也開始服事我這一代的人:四年的兒童執事到看來又是四年的執事會主席,學習做那忠心良善的僕人。我一直相信,各人要照所得的恩賜彼此服事、作神百般恩賜的好管家,不是用轄制,而是凡事作眾人的榜樣,率先而行。在神的教會裡我們都是一家人,同享歡樂淚水,外面的人也因此認出我們是主耶穌基督的門徒。而羅威爾的夢﹝vision﹞持續在築著…

    過去的二十年中,教會經過許多動盪,尤其是最近的幾年,更是風暴頻繁。神的保守及眾信徒忠心地懇求,似乎每次都能渡過死蔭的幽谷而不遭虧損。目前見到的是在我們逐漸老去時,教會似乎在年輕的這一代上出現了斷層。不知道在羅威爾的下一個二十年中,你我會在神的旨意中扮演一個怎樣的角色。但是我知道,人若有願做的心,必蒙神的悅納。一切的生命氣息都在於神,我們的存活,也在於祂。若是神允許,期待能看到下一個二十年回顧的續集。到那時,會有弟兄姐妹寫出神是如何地再次帶我們渡過這次斷層的難關。其實,我還蠻希望能常看到有人依然會在聚會一半時進來找位子,或有年輕人承認到教會來是想認識漂亮的女生。神的作為總是出乎人的意料之外,這些事情的發生對我這個過來人而言,祇不過是神正在裝備另外一群喝靈奶的弟兄姐妹來加入祂的善工。你是否願意往前坐,將後面的位子留給他們呢?

  2. 無愧的工人:CBCGL AWANA 之濫觴

    教會兒童事工AWANA的活動自二零零一年初正式開始,在羅威爾華人聖經教會至今已有將近八年的歷史,其影響對穩定教會周五晚上各個團契的聚會,不在話下。許多團契的弟兄姐妹多次做見證,孩子們對到教會來參加AWANA,比父母親來參加聚會還要熱衷。有些弟兄姐妹原本工作忙碌,禮拜五晚上是不來教會的,但因為兒女們吵著要來,也因此不得不跟著來固定地參與團契。直至今日,仍見到許多新人慕名而來,AWANA 的團員也不定時地帶學校的同學一起來參加,這都要拜AWANA執行成功之故。慕道友因孩子來到教會認識耶穌基督,體驗團契的生活,AWANA 背後帶來的潛力,不可數量。願神得到祂應得的榮耀。

    AWANA 一字來自英文 『Aproved Worker Are Not Ashamed』的縮寫,這句話原是取自提摩太後書二:15『做無愧的工人』。AWANA的運作與童子軍類似,採進階制。一般有AWANA 的教會,是將 AWANA 用作本宣,所以活動的時間與教會的活動是分開的。像我們將 AWANA 當做兒童正規節目的教會,還不多見。弟兄姐妹若有興趣更進一步了解 AWANA 的背景及運作,可以詢問目前參與同工的弟兄姐妹們。這篇文章主要希望達到的目的,是為教會 AWANA 成立前後的來龍去脈,做段歷史的見證。

    我於二零零零年到二零零三年任教會兒童執事。當時教會沒有全職的兒童傳道,參與禮拜五晚上兒童事工的弟兄姐妹不足,負責的王莉莉姐妹常為找人而煩惱。兒童事工是個燙手山芋,雖經費不缺,但主動來服事的人卻不多。還記得在未上任前第一次被邀去開理事會,有幾位當時現任的執事因為在討論教會是否要試辦 AWANA 這件事上意見不同,起了言語上的衝突,因此這件事也就立即被擱置不再討論。

    其實剛接任兒童執事時我對兒童事工並不熟,對 AWANA也是一無所知。莉莉姐妹與我數次討論到 AWANA 的優點,評估當時禮拜五兒童活動節目的情況及品質,我們在經過禱告後,決定只要找到足夠的同工,就到理事會再舊案重提。顯然神的時間到了,不但我們找到八位核心同工,而且其中一位還是曾經在德州另外一個教會見識過 AWANA魅力的洪清秀姐妹。在拿到理事會重提之前,我私下和當時的理事會主席林雲達長老溝通,林長老在聽完我們的計劃後,也非常地贊成我們重提的決定。所以這件事在二零零零年十月份被重新拿到理事會檯上討論。雖然重提時依然有人心存懷疑,擔心花費過多,若多人去幫忙 AWANA 會影響了查經果效,但大部份與會的人都非常看好這個新的嘗試,事後也證明了這些都是不必要的憂慮。 AWANA 於二零零一年一月開始正式在羅威爾華人聖經教會展開。開始前AWANA 新英格蘭區的負責人 Mr. Ken Hoffmeyer 不但來羅威爾華人聖經教會幫忙做初始的佈置與準備,也在剛開始時教導同工如何帶活動及各節目的運作。同年的七月羅威爾華人聖經教會招待附近同樣也使用 AWANA 的教會來一次聖經背誦比賽,教會的小孩有多人拿到獎牌。可惜據我所知,AWANA 總會每年都有舉辦這樣的聯誼,但羅威爾華人聖經教會卻祇參與了這唯一的一次。

    至今,原來的核心同工群,有多位姐妹依舊在 AWANA 裡服事。AWANA 第一屆的畢業生如王安琪﹝Angela Wang﹞都已經是大學二年級的學生了。AWANA 能在羅威爾華人聖經教會有今日的成績,莉莉及清秀兩位姊妹的功不可沒。若不是她們忠心的擺上及堅持,教會的 AWANA可能不會有這樣的成果。在 AWANA 成立開始之初,莉莉姐妹的孩子們都已經不在兒童團契了,她還是願意擺上自己的時間。而清秀姊妹,雖然她的孩子們現在也已經不在兒童團契了,她依然忠心地在這個崗位上服事,八年如一日,不曾間斷,願神記念她的擺上。從另外一個角度來看,其實神在許久以前就將異象放在莉莉姐妹心中,又將經驗給了清秀姊妹,讓我想到那等候耶和華的,必不致羞愧。

    步下兒童執事之後,五年來我還是斷斷續續地受邀回 AWANA幫忙帶遊戲或做短講。也注意到 AWANA 有些新的同工面孔。想來神感動了另一批無愧的工人來事奉小弟兄、小姐妹們。看到孩子們在AWANA 自然快樂的笑容,我想羅威爾華人聖經教會跨出的這一步,是個很美的見證。

  3. 引用通告: 最新稿件匯集狀況更新 « 羅威爾華人聖經教會

  4. January 22, 2009 is a very special date for me as we celebrate the 20th anniversary of my home church CBCGL. I feel strongly about it not only because I was a founding member of CBCGL, it is also the place where I came to know Christ through its predecessor, the Chelmsford Bible Study Group. There are so many memorable moments that I can write about CBCGL, but the picture that jumps out of me was the early days when CBCGL was first established and we were gathering at Peter Reilly School in Lowell. Every Sunday morning, we have many brothers and sisters arrived early at the school gym, at least half an hour before the Sunday service starts, to setup the equipments and chairs prior to the service. After the Sunday service, we were busy again and turned the gym into Sunday school classrooms with chairs, tables and partitions. At the end of the day, we had to remove all those chairs and tables, and restored the gym back to its original condition. Many of us even have energy left to play a game of basketball or volleyball afterward. Everyone pitched in week after week and no body felt exhausted or overwhelmed because we worked as a team in unity that truly exemplified the body of Christ.

    Another memorable event was moving to our current building at 197 Littleton Road, Chelmsford in 1992. Even though it was an office building and it does not resemble a typical church building, we loved it and by God’s grace, we finally have our place we called home. However, moving into the building wasn’t easy as we had to first renovate the building and converted many individual offices into one sanctuary. In order for us to save money, we decided to take on the renovation job ourselves. Almost every weekdays evening and weekends, we saw brothers and sisters coming to the church to help tearing down dry walls, remodeling and cleaning led by our field director Elder Sam Cheung. We even dug our own baptismal pool in the sanctuary, which has been used to baptize hundreds of brothers and sisters over the years including brother Chris Chan, who was baptized in the very same pool that was dug by his own hand. After almost 3 months of busy work, we finally moved into the building and started our first Sunday worship in April 1992. I was really touched by the passion and the sacrificing spirit of all brothers and sisters, who were willing not only to offer money, but their time, energy and in fact their whole self for the sake of CBCGL, which is the body of Christ.

    Looking back the past 20 years, I have seen God’s grace all over CBCGL, which grew from one congregation with one Sunday service to 3 congregations with 3 separate Sunday services; from half the building to the entire building; from a daughter church to become a mother church, in spite of some ups and downs along the way. Looking ahead, I pray that God will continue to lead us forward and rekindle the first love that we have for Christ so that we will glorify God in this place by proclaiming Jesus as Christ; equipping brothers and sisters to be disciples and establishing a community of love by caring people in needs.

    In Christ,
    Brother Jecko Li
    12/3/2008

  5. 貪念變成祝福

    感謝主把我的貪念變成祝福。九二年為了貪吃一頓美味的免費晚餐,我來到羅威爾教會粵語團契,並再一次嚐到主的恩典。在教會受浸後的十一年裡面,經歴了在團契裡的喜與樂、在事奉中的甘與甜。憑着神的帶領和弟兄姐妹的愛心和包容, 我們都有驚無險地克服許多的困難, 更體會到北美華人教會在兩文三語環境下所特別要面對的挑戰。但是我深信神有衪的美意,要我們趁機裝備好自己,成為祂合用、悅納的器皿。適逢金融海嘯,教會人口的老化和遷移, 在我們看不清怎樣往前走的時候,求主叫我們更要學習謙卑,更倚賴祢的帶領, 「因祢的話是我腳前的燈,是我路上的光。」(詩119:105)

  6. 信仰从家庭开始

    谢颖刚

    转眼已经在儿童执事这个伺奉岗位上已经两年了。正赶上教会建立二十周年庆典,我就用这个机会与弟兄姊妹分享神的恩典。耶酥对小孩有特殊的感情,他曾经斥责他的门徒阻挡小孩到他前面来,也曾经说过,你们若不象这小孩子一样就不能进天国。因此伺奉我们的小孩和我们的家庭是蒙神喜悦和看顾的。这两年神给我的看见和得着,远远超过我的想象。与几十位儿童同工的共同伺奉和交通,看到他们数十年如一日兢兢业业的忠心的服侍,给我灵里莫大的感动和激励。许多同工的孩子早已成人,却仍然留在儿童部服侍,他们的教学经验和爱心都值得我学习。包文传道负责了大部分日常事物性的工作,与他同工也满有神的美意。忠心地为每个家庭和儿童事工的祷告是我向包文传道学到的功课。服侍神是与神同工,在每件事上是不是有神的旨意和爱,不让弟兄姊妹跌到,比事情本身还重要。越是忙的时候,越是需要与神亲近,我发觉我哪一天不读经,哪一天就跌到。与包文传道建立的祷告伙伴关系扶持和监督我灵命的成长。新的一年来到了,出了教室硬件环境的改进,加强同工的培训以及满足同工和家庭的各样反馈和需要,我们有一个很强的负担,就是信仰从家庭开始(FAITH BEGINS AT HOME),帮助我们的家庭建立信仰的环境。有很多的研究报告显示,为什么美国在教会长大的年轻人成人以后有九成以上都离开教会,其中一个很主要的原因是他们的信仰停留在星期天的教导,而在家庭里面没有被真正的传染。我们都知道,父母是对小孩的灵命最有影响力的。一个星期一天两天的教导,远比不上每一天的耳濡目染。记得几个星期前,吃完晚饭后,我女儿在神秘地布置我们的客厅,然后她叫到“爸爸妈妈,你们可以来了!”。原来她布置了一个小小的敬拜的地方,有讲台和座位,我和我太太在她预备的地方就座,然后由弟弟报幕,他们开始了诗歌奉献,最后由弟弟做结束祷告。听着他们纯真的赞美诗歌,我的眼泪不禁下来了。我知道这两年很忙,没有时间送他们学游泳,学数学,学滑冰滑雪,他们也没有掌上电子游戏,然后我与太太却与他们的时间多了。我们的团契和敬拜是他们最喜欢的时间。妈妈带领的分享和爸爸的祝福祷告是每晚必不可少。他们也许失去了一些世界的东西,然而却得到了爱神的生命。我们是人生已过一半的人,而他们一生才开始,将会为神做更大的工。我们的家庭信仰生活还有很多的争战,请弟兄姊妹继续用祷告将我们托住。最后我用申命记6章5到7节与大家共勉“ 你 要 尽 心 ,尽 性 ,尽 力 爱 耶 和 华 你 的 神 。 我 今 日 所 吩 咐 你 的 话 都 要 记 在 心 上 ,也 要 殷 勤 教 训 你 的 儿 女 。 无 论 你 坐 在 家 里 , 行 在 路 上 , 躺 下 , 起 来 , 都 要 谈 论 。”

  7. 當樂意事奉耶和華
    吳永強弟兄

    記得是在1997年有弟兄打電話給我, 要提名我做執事, 我不答應, 1998年底雄再打電話給我再次提名我出來做執事, 我還是不答應, 原因是我自己害怕不知道自己在教會可以做甚麼, 我對自己沒有信心和還沒有準備好要出來事奉. 2001年經過一場大病之後, 我在禱告中神給我一句話, 就是, “你要盡心, 盡性, 盡意, 盡力愛耶和華你的神.”這句話提醒我要把握機會出來事奉主, 事奉人.

    2003年底, 又有弟兄打電話給我要提名我參與教會2004年執事. 當時我很緊張, 但馬上答應了. 當被選上執事的時候, 我又驚又喜, 驚的是不知可以做甚麼, 喜的是我可以出來服事主.

    我在第一年事奉的時候都是在學習和裝備自己, 但有很大的挑戰. 在我當執事的那幾年間, 教會發生很多事情, 但是靠著神的帶領, 弟兄姐妹的迫切禱告, 彼此配搭, 彼此造就一起建立神的家. 雖然有許多事情很難解決, 但是經過大家的禱告和仰望主, 依靠主, 在主的帶領下, 教會能夠平穩度過那段困難時期. 在人看來是很難, 但在神萬事都能. 我還記得每次進入教會大門的時候, 都看見有主的榮光照著我, 是我有一顆充滿喜樂的心面帶笑容. 每次弟兄姐妹有事情要找我解決的時候, 我都感覺到有主與我同在, 祂幫助我, 祂帶領我, 教導我做好每一件事, 我自己都沒想到我可以做得到. 我們每個人都是軟弱, 有限的, 但主是有權炳的神, 當我們願意擺上自己讓主用的時候, 神會使我們成為祂合用的器皿來事奉教會, 事奉弟兄姐妹. 我很感謝主, 讓我有機會在教會服事祂, 謝謝主的恩典.

    再回想我在教會裡事奉的日子實在是很甘甜, 無論我在哪一部門上服事, 弟兄姐妹一起參與來建立神的家事實上在事奉當中得到益處最多的是我自己, 我在弟兄姐妹身上學習到很多功課, 正如經上所說的, “弟兄和睦同居是何等的善, 何等的美. 所以我親愛的弟兄們, 你們務必要堅固, 不可動搖, 常常竭力多做主工, 因為知道你們的勞苦在主裡不是徒然的.”

  8. 天涼好個秋,盡付笑談中

    吳鴻銘

    喜歡《三國演義》藉著歷史,塑造了一群鮮明生動、有膽識有魄力的人物。書的開場白引用了楊慎的【臨江仙】:

    滾滾長江東逝水,浪花淘盡英雄。
    是非成敗轉頭空,青山依舊在,幾度夕陽紅。
    白髮漁樵江渚上,觀看秋月春風。
    一壺濁酒喜相逢,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談中。

    赤壁懷古,千古風流人物。那種觀看秋月春風,都付談笑中的豪情,將《三國演義》要表達的意境,點到了淋漓盡致。

    二十年羅威爾華人聖經教會的歷史,幾度夕陽紅?三年的執事會主席,給了我一種江山如畫,一時多少豪傑,成敗之間,天地滄桑的磅礡。 神的手帶領教會一路走來,你我都是過客器皿。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談中。

    在我的記憶中,曾做過羅威爾華人聖經教會執事會主席的,有陳國偉弟兄及周愛玲姐妹。他們兩位,都是蒙 神厚賜,聖靈充滿,智慧充足,能幹的僕人。在他們之前,或許有其他的弟兄姐妹也曾任此職,但那段過去我並不清楚。從遠處看他們的服事,似乎還蠻輕鬆的,有如談笑中用兵,強虜皆飛灰湮滅。我曾想,或許執事會主席的職權範圍,因只涵蓋教會行政,責任雖重,但在各個崗位上都已有負責的同工,又沒啥大的活動要籌畫,似乎並不勞心費力。所以在 2006年當選新任執事之後,就想貪撿便宜,找這個比較輕鬆的職務來做。萬沒想到,上任三年以來,常做義勇救火隊員,忙到焦頭爛額,還有更多的會要開,更多待解決的事要加給我:教會聘牧起飛,三年來一共草擬了十封聘任信;數次教會的網路出問題,又與幾位弟兄一起重新替教會的網路配線。與外聘合約工,鄉政府的消防隊,警察,官員,州政府,國稅局,移民局都打過交道。許多改革,都必須親身躬行。其餘不定時的事務,更是不勝其數。在事件與事件中間,常常沒有喘息的機會。才知道眼見不如體驗,自己的心態也須要調整。

    接下來生活變得更忙碌了,孩子們的需要也常被忽略,家裡亂七八糟沒時間與全家一起整理,活生生地像一個動物園,孩子們也樂得沒人逼他們做家事。近幾年更因為人事變化,經濟衰退,教會財政一直在雪上霜中。如何開源節流是行政小組一直努力的目標。常常在想,家中事情已經夠多,在裁員聲不斷、工時又長的無奈中,哪有心思來做這些額外又煩瑣的事呢?更懷疑做事的人怎麼老是 20-80,難免又要向 神抱怨,難不成要我鞠躬盡瘁,死而後已嗎?但幽默的 神,不忘祂的信實。將智慧、知識、喜樂,賜給那些祂喜悅的人。一如祂與摩西說,「我必與你同在!」,耶和華喜悅祂的僕人平安, 神也常藉不同的方法再三讓我知道祂的恩典夠我用,生活雖忙碌,祝福卻沒減少。三年下來,與一些弟兄姐妹之間認識互動更融洽,同時也因為觀點上的不同,言語上的磨擦,得罪了一些弟兄姐妹。一路走來,如辛棄疾在【醜奴兒】所言,而今識盡愁滋味,卻道天涼好個秋。

    大江東去,後浪推前浪,當時爭得面紅耳赤的事,是否在二十年後回首,能盡付笑談中?這世界、和其上的情慾、都要過去.惟獨遵行 神旨意的、是永遠常存。能有幸與眾服事的弟兄姐妹同工,願 神將那不知道,又大又難的事指示我們。

  9. 乘著歌聲的翅膀

    楊聖暉

    聖經中多處提到用音樂讚美神,甚至在新天新地中,得贖的子民在至高者的寶座前仍要高唱新歌。的確,神賜給人的諸多禮物中,音樂是最特別的。音樂有一種語言無法企及的神秘力量,純粹崇高,又溫柔親切,直接觸動人心,似乎能拉近神與人之間的距離。我想神一定是個愛樂者;因為祂創造的宇宙,處處充滿了奧妙的波動;科學所發現的基本自然律,也是用波動方程式表達的。如果說宇宙是神的樂器,那麼人透過韻律和節奏來親近神,就是極其自然的事了。

    因此,愛好音樂,而且因神的恩賜能以歌聲樂器讚美神的弟兄姐妹,確實是領受了極美好的祝福。我個人自從1998年信主以來,有幸一直參與教會音樂敬拜的服事,沒有中斷過。我未曾接受過專業的音樂訓練,一樣樂器也不會(雖然吹過口琴,彈過吉他,但都是半吊子),五線譜看得很吃力(尤其是低音譜,一看就傻眼),音域不廣、中氣不足,唯一算得上的恩賜,就是唱歌的音準和節奏感還不錯。感謝神的恩典,讓我有機會參與這項事工,跟愛樂的同工一齊學習成長。累積了些許服事的心得(大多是從個人失敗的經驗中體會到的),想跟大家分享。

    帶領音樂敬拜,其實是很有挑戰性的。難處不僅在於音樂的技巧,更是在於情緒的收放。音樂的技巧是技術性的,雖然總有改進的空間,只要敬拜團隊多加練習,假以時日,至少可以做到中規中矩。談到情緒的收放,其中的分寸就不容易拿捏了。負責帶領敬拜的團隊必須一心多用,同時注意到許多方面:

    – 團隊的搭配無間,避免技術上的差錯,因為技術上的差錯會使會眾分心。最美的境界是讓音樂自然的流動,讓會眾與敬拜團隊成為一體,專心的敬拜。
    – 情感的投入。帶領者自己也在敬拜神,同感一靈,所以當然會流露情感。而且情感是有感染力的,適度的情感表達可以幫助會眾“進入神的門,神的院”。如果只是機械的表達,即使技巧臻於完美,也無助於帶領敬拜。另一種情況是,因為準備不足或是匆匆趕到會堂,於是敬拜中只見急躁的情緒,情感卻是一片空白。這兩種皆是缺乏誠意的敬拜,會眾很敏感的,一下就察覺了。
    – 理智的觀察。過度的情感流露也不好,因為帶領者要意識到,他不是在個人私密的空間與神交通,而是負有領導群體敬拜的責任,所以必須分出一部分的注意力,留意會眾的情況,隨時準備調整自己的步伐。如果帶領者本身非常陶醉,表情豐富、忘情高歌,卻不顧會眾的反應,通常會造成反效果。服事的主要目的是榮耀神、造就人,所以帶領者一定要分清楚群體敬拜和個人敬拜的差別。
    – 用音樂獻祭。在維持敬拜秩序的前提之下,敬拜者有創作的空間。每一次敬拜都應該是一個獻給神的創作,一個有生命的祭典,但創作的主要管道是音樂 – 不是說話,也不是舉手投足,雖然它們有輔助的功用,但不能喧賓奪主。如果我們體會音樂的力量,用心的準備、用心的彈唱,音樂就會成為我們的馨香之祭,不必多說一句話語、多費一個手勢。我不是說敬拜當中要縛手縛腳的,我只是強調:音樂本身就已經是非常豐富的敬拜管道。如果我們有這樣一顆莊重獻祭的心,那麼自然會聽到聖靈的提醒,知道應以榮神益人、自由、合宜的方式來敬拜神。一方面,我們對歌曲的選擇和呈現的方式會更為慎重,另一方面,我們對別人的敬拜方式也會多加尊重。如此,一些關於敬拜方式、音樂風格的爭議也可以減少了。

    記下這些感想,除了願與敬拜團隊的同工在未來的事奉中一同努力之外,也是希望教會的弟兄姐妹可以了解這個事工面臨的挑戰,多來參與我們、支持我們。在音樂中敬拜神,真的是件很美好的事。神的完美、溫柔、豐富,遠超乎我們的想像;但是透過音樂,我們仿佛與祂更親近了一點。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